2016年4月4日 星期一

到臨一個下雪的城市(2002.6.13)

「last night I dream, somebody love me…」

二零零一年三月三號的前夜。J在哈爾濱的夜眠,夢見有人愛他。

J在清晨張眼的迷惘中,不忍忘卻地思索著夢裡握手,倚靠,驚喜彷若真實一般的感覺。

那天,哈爾濱下起雪來。

同行的K因著雪歷歷地打在帽上的節奏。也不再似昨日初到時嘮叨著這充滿黑灰雪塊的城市。

J拿著小筆記本,想著這趟旅程的開始,是為了滿足某次對著鏡子說道「可以的話,每年想辦法看一次雪吧!」的願望。湊巧搭著K也要到北京省親的順便,兩人結夥首次蒞臨中國。

J和K沿著北京大連旅順哈爾濱。兩人拿著柯尼卡大迷你相機,在天安門前松花江上旅順港旁大連街邊,不斷地玩著互不相干的變換表情自拍遊戲。

在北京意外發現無處不在的翻版光盤後。兩人便不經意地走訪了沿途每一個遇見的音像店,挑翻著認為可能是大陸搖滾的CD和各式樣各國電影DVD。

這趟算是臨時起意的兩個星期遊歷拍照搜尋旅行過程中。J利用著每次城市移動的臥舖列車微小燈光,紀錄每天的心情和夢境。而K拍著大量的小張拍立得,拼貼製作有著照片文字車票信件,在到達每一個新城市時寄給台灣的自己和朋友。

三月七號,兩人回到台北,台北正好是春初極奇特的悶熱,J啟動了那年的冷氣開關,K成天往咖啡廳跑。

三月十七號,J收到K自哈爾濱的來信。裡頭用北京的公車車票整齊地貼了兩排,沒貼照片,只寫了簡單兩行字:
「你的願望是對的,每年設法到臨一個下著雪的城市。或許就可以新建一個完整的心情,告別過去一年不好的事情!」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