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4日 星期一

援交操作手冊(2002.6.6)

N開始相信應該是有人用他的名字,在外頭招搖撞騙。

N,三十二歲,未婚,無女友,身高一七零,體重六十五。從事廣告美術設計,接case過生活。兩個月前,開始接到一些他認為莫名的電話。

一開始都是很親切的問候語氣「最近好不好啊!」。N一度還以為是朋友的惡作劇。因為最後都會是「好久沒來啦!怎麼都沒來看看我啊!今天有沒有空到店裡來坐坐啊」,N這時才會傻傻地發現這真的是酒店打來的電話。

之後又來了幾次電話,N開始詰問對方為何會有電話號碼。每次得到的答案都是嬌聲的「這是你上次來留的電話啊!我們聊的很愉快啊!你怎會不記得了呢!」

在N短短地確認自己應該不會分裂人格,鞋底沒有夢遊後的泥巴後。N就警覺地推說正在忙啊種種理由速速掛斷電話。

如此敷衍試圖擺脫對方,對方卻總是更有毅力的不斷打來。

在那時兩個禮拜不下十次的電話,N後來某次狠狠地表明對方一定弄錯而被掛斷電話後。終於暫時告一段落。

N現在到達西門町,望著約好的街頭轉角打扮入時的女生。不斷思索他到底有沒有見過這個人。N決定撥電話來確認。

前天,N接到一通電話,一名女子親切地呼喊著N名字,說她上來台北補習了,說她準備考美容師執照為了以後自己開店,說她記得N告訴她一旦上台北一定要找N。

N模糊地思索根據她說,似乎去年某次偶而和朋友吃飯的場合,遇見過她給她電話,她一個人上台北孤單辛苦。而N決定去認證這個模糊的記憶。

她接起N正撥出的電話,抬起頭看了一下N,笑了起來。想著,她這次花錢弄來的電話名單和手冊,對象似乎都還不錯,這已經是第六個相信了她而出來的,今天應該會有些收穫吧。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