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4日 星期一

雜誌狂(2002.5.9)

J的家現在一入門,是一道像哈利波特額頭閃電的補牆裂痕。屋子牆面的損傷,終於讓他放棄再購入一個巨大書櫃的計劃。
D拿著相機拍著J堆在地上,五堆半公尺高未整理的雜誌,笑著J家裡快被一地無所適從的雜誌淹滿。

D好幾次認真的思考過,像J、K、S、M,或是久沒聯絡的Y。他們大約每個月購入一二十本日本雜誌、一二十本歐美雜誌。到底是什麼心態會要如此大量購入那一堆家裡放不下,卻也沒能認真讀裡頭文字內容的雜誌們。

隨著D製作某本雜誌介紹部屋的專題裡,D決定一一地去照訪這些家裡堆滿雜誌的朋友們。

第三站是到好友J家裡。J趴在他家黃色泛黑的皮沙發上,開始分析起他訂雜誌的世界觀,一本本地拿出說著是哪個國家出的,重點價值是在版面攝影美術資料實用性等等等。並夾雜地說著八卦似的說著Y買了個獨棟房子來放書和雜誌等等等等。

D一邊拍著照,一邊記錄著J訂閱的雜誌,取笑起J說著有一半雜誌的都和之前去訪問的K和S相同。尤其是一些日本雜誌幾乎都一樣。

J從沙發上仰坐了起來,微微頓了一下,笑了起來。
說起去年和K、S他們去聽富士搖滾祭時,順道停留東京。在下北澤本多劇場下的書店裡,幾個人幾乎把卡刷爆,提著一堆書和雜誌。
在地鐵車站辛苦的上下樓梯時,C和他打了賭,若C將剛買的假面超人面具,在三十分鐘車程回旅館的路途中,一直帶上的話。J就要幫C把書提回去。

那一次,J真的發現原來提太多書和雜誌,隔天真的會所謂的腰酸背痛,難過好幾天。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