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3日 星期三

拉摸相機(2002.1.17)

朋友將他新買的俄製半傻瓜相機,收到櫃子裡。開始跟我抱怨說,拍出的東西並沒多大不同,和京華城誠品二樓咖啡廳所迴旋展示的照片差異甚大。他說看了一本某歌手用這相機拍攝製成的書,以為這一個神奇的相機,就如同諸多宣傳上頭所說,結合了間諜和意外的快感。

於是他拿起六本相本讓我觀看,這是花了將近一萬元的三台相機的成果展示。


第一本相本,裡頭僅有三張照片,他說其他照片都是漆黑一片。那天大家聚會,興沖沖的為所謂四格連拍照片的姿勢和動作,全告作廢。僅存的三張,是剛裝底片時,為順捲底片的亂拍照片。


第二本相本,比第一本多出的厚度,象徵著成功率的顯著。裡頭,有著半騰空的連續照片,四種異質的鬼臉,被九十度九十度旋轉的都市空景。在解析度不甚佳的狀況下,流出的趣味讓我稱讚了起來。他撥了撥發條,對準我,一台半透明質感的似玩具相機,快門聲嘎嘎畫過。


他笑著翻閱著第三、四本相本,指著幾張橫軸四格的照片,說著要拿來作網頁。只不過現在這台相機正在寄往奧地利置換的途中,因為拍過這兩捲後,上面上發條的拉線,似乎就拉不動這構成對比四格差異的能量發條。


最後兩本,裡頭正常的就像他平常拍的東西,朋友小狗水溝蓋天空街上美女靜止都市以及他的自拍。


我望著他凝視著的某張自拍照片。



照片有著聚光的效果,但卻是失焦。


然後他自言自語地說,這麼近拍自己都不行,那麼照相就一點都不好玩了。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