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9日 星期二

戲院筆記(2002.4.18)

1976年,T第一次聽到披頭四的歌「歐拉地,歐拉搭」的時候,他並不曉得那是什麼樂團,或是什麼歌。在一個沒有太多外國訊息的南部小鎮,T隨著音樂點晃著頭,只知道這從戲院掛牌宣傳車傳來的歌聲,極其快樂幸福。
1986高四那年,T瘋狂的迷上披頭四。

1977年,T躲在鄰家戲院的畫看板房裡,把剛拿到的電影本事,細細的剪下圖片,貼在一本小通訊錄封面上。並在封面裡貼上鏡子,一邊貼上的同一張本事上剪下的小小中影logo。完成他自以為是得意的自製通訊錄本,並寫下當時兩個好友的通訊電話地址。
1989大三那年,T跟新竹中興百貨旁的沙茶乾麵店老闆打好商量,撕下貼在店裡宣傳的每一張下檔的電影海報,開始了他海報收集狂的生涯。

1978年,T尾隨姊姊造訪有放映師爸爸的同學,躲在透著一點陽光滲影的放印室裡,看著放映機跑轉跑轉,光穿透玻璃射至遠遠方的屏幕,撿著為節省放印時間而剪下的字幕片,透著光辨識裡頭的畫面。
1999 T開始工作的第五年,他投身「伊貝」競標網路。把那年賺的錢,標下四台十六厘米攝影機,兩台八厘米攝影機,一台八厘米放映機,一台十六厘米放映機。並把朋友拍電影剪接剩下的毛片,貼在自家面西的窗玻璃上,讓綠綠的畫格影子在有陽光的午後,一條條的斜映在地上。

1979年,T家方圓一公里範圍有四家大戲院。在每次陽光異常柔亮的夏天雨後,T喜歡在各家戲院前的廣場,用力的揮著小學生帽,捕捉滿空壯碩飛舞的蜻蜓。
2002年過年,T回了老家了一趟。他依著記憶裡習慣的漫步途徑,經過當年的一家家戲院們。除了一家還看的出破舊的原貌廢棄在那。其餘的都已經改建成傢俱廣場或是綜合賣場。
還有電影在放映的,只剩一家被改建過的小小的,放在娛樂廣場旁的二輪戲院。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