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9日 星期二

都市幸福檔案(2002.3.28)

由於冰箱莫名的故障,他「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一一的為前來的客人解釋。
雖然小小的有著四排八個小圓凹槽的車輪餅爐子,已經推到街口。整桶的麵粉糊、奶油餡、紅豆餡也已蓄勢待發。但在下午兩點五十推出攤子後的一刻鐘,發現餡裡有著小小的異味。
雖然今天有著極好的天氣,但他的冰箱竟是莫名的停擺過幾個鐘頭。

四個月前,天氣是下個雨就會讓人冷的相信躲在棉被中是絕對的幸福。我受不了自己延誤功課的譴責,背著有著隨身聽筆記本雜誌大迷你相機索尼手機的一澤帆布書包,躲在午後咖啡廳無人的一角。

他推出一個小小的車輪餅攤子,在一個地下室出口的騎樓,開始他捨棄上班生活新職業的第一天。
倒下麵粉糊在那三十二個小小正圓凹口,用短木棒個個搗勻,斜口竹叉上一一分配奶油和紅豆餡。低身留意著爐下的火是否恰當時,七十歲的父親正用著大頭針,一一劃開麵粉餡間裡傾倒殘留的細條微焦麵皮。

那天下午,我翻完自己所帶的雜誌,又一次一事無成的沒有為自己的功課增加一點進度的溺在隨身聽裡的音樂裡。而在我身後一公尺之遙窗口外,一個小攤子上半個半個的紅豆餅,被他一一地結合起來。
從那天起,吃一兩個奶油餅,成了我喝完咖啡後的小小幸福習慣。

直到今天,他一邊貼著冰箱故障的告示,一邊夾雜著「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的話語,將攤子推回門內。
而我在啜完熱拿鐵咖啡,下午四點天光極好時,沒得花五塊錢吃一個維持小小幸福的奶油餅。

於是,我把他寫入我的都市幸福檔案第四頁裡備註的小小遺憾裡面。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