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3日 星期三

倔強愛情—愛情駭客三之三(2002.2.21)

新生南路、信義路口,由南向北紅綠燈前。他敲打著安全帽,幹幹幹地罵了起來。

貳零零貳年壹月拾參日的太陽艷麗。

在他誤判溫度的大衣下,腦袋渾濁地自言自語了起來。

「管他為何莫名的消失一個月,管她在他門口貼了的拍立得包含了多少等待和期待;管她的爸媽會如何看待他突然的避不見面,或是他參加婚禮時親戚會如何詢問她為何沒來。」

想著幾個月前,為她執著地包圍著他,他對她愛情終於認同的過程。深有體認地在筆記本硬硬地寫上「倔強愛情的勝利」幾個字。

當初笑著他說,他身上的一事一物早就被她層層包圍。也笑她,為他編造了那麼多包圍他的謊話,抵擋了過去和現在所有試圖親近他的女子。她為他建築起強固的保壘,他也終於認同她所規劃的格局陳設。

忠孝東路、新生南路路口,他扯了扯悶熱的領口,瞇著眼旋律響在腦袋裡;

「因為無法傳遞滿懷的心情,所以只能緊緊地握住你的手…」

歌詞字幕般的背景畫面,是她和他某次吵架中,她緊握著他手昏厥的畫面。

他側著頭,想著幾個星期前,多事的因為幾次和他ICQ交談中憑空消失的幾句話,開玩笑的說他可能被駭客入侵。又多事的找大學時代以駭客為己命的學弟來偵測反追蹤。追查出入侵者的電腦資料。

才知道,即使是分手後的多日。不怎麼熟悉電腦的她,卻還試圖著用網路來包圍已經逃離堡壘的他。

他伸伸舌頭提醒自己,要在筆記本上補充註記:「愛情是可以勝利的,尤其是倔強的那種,只是說不準保存期限罷了。」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