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3日 星期三

七個月(2002.1.31)

願望當偶像歌星的K住在一小段電車車程距離到大阪市區的小鎮。

在開始了大阪Model生涯不久後,幾年前來到了台灣學習中文,並以JC的藝名在台發行了一張單曲CD,並完成了一支有著龍山寺野柳當背景的音樂錄影伴唱帶。

兩千年六月初夏,他將一小疊一萬日幣鈔票十張十張疊疊折起,放在提帶右側一張有著中日文版詞曲旁的信封裡。再度來到台灣。

準備發行以TK為新藝名的第一張單曲CD。

初夏開始悶熱的街上,K騎著台北友人的機車,獨自找了錄音室,設計公司,導演,壓片公司。開始錄製單曲,設計封面,拍攝影帶。

K用著他在師大研讀過的算是流利中文,透過任一個他可能遇到的人或管道或方法,一邊皺著眉頭述說嫌棄一些在台日本藝人的發跡,一邊誠懇禮貌的詢問所有可能的宣傳資訊和發片公司。

這樣子,TK首張單曲站在大眾唱片的架上,娛樂PS上出現了K害羞的笑容,K極興奮地在錢櫃裡點了自己的歌。

在三個月簽證逾期之前,K忍受著台北的酷熱,將同時製作好的日版CD疊疊紮起,整齊地排列置入行李箱帶回日本販賣。並於同年十一月以在台灣發片的日本藝人身分,參加了當時日本的新人歌唱賽。

同年十二月,隔年四月,K兩度帶著自己的辛苦存款,以及公司的一半資助,再度來台獨自完成了第二,第三張單曲。

在K完成第三張單曲臨回日本前兩天,說好我要請他喝咖啡卻臨時有事的匆忙道歉電話中。K說道:
「這大概是我的最後一張唱片了吧,雖然我真的很喜歡唱歌。唉,回日本後我再寫email給你」。

迄今七個月,暫時還沒有他的消息。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