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3日 星期三

愛情駭客—愛情駭客三之一(2002.2.7)

 
按下outlook的「傳送/接收」鍵,再次確認地在「保留原始郵件」前的小四方框框打勾。之前幾次忘了,不小心截取了幾封他應該要收的朋友信件,還好都不是重要的事情,應該不至於會被察覺。

晚上十一點三十二分,打開ICQ,他和他的幾個朋友都在線上。之前以H為名,說是另個朋友的朋友,輕易地取得大家的認證後,現在誰在線上都可輕易得知。

吸一口氣,稍微整頓情緒;開始用ICQ和他對談;為了保持讓他長時間在線上,偶而曖昧地透漏一點似乎知道他的事情的訊息,讓他有持續追究對談的興趣,同時也要把H這個人物虛構完整,以免他和他的朋友交叉追查,懷疑這個H的可能身分。

和他對話的同時,翻著身邊的「駭客入門指南」,喝一口星巴客帶回的咖啡,一步步地依照書上指示執行所附光碟上的小軟體。掃描出他的現在的IP位址和開放的port位置。

按著滑鼠右鍵,點著他的IP位址前的綠色小燈,選擇使用瀏覽器開啟。

十幾秒後,他的電腦裡所有的資料匣一個個慢慢浮現,開始檢閱任何一個新增的檔案,有沒有和任何女生通信的資料,並把他更改過的密碼檔案拷貝回來,以便破解讀取他的所有ICQ對話紀錄檔。檢查他現在到底可能是和哪個討厭的女生交往。

凌晨三點二十一分,他下線了。

喝了第二口的咖啡,再次細細地看完他今天的所有信件和通話紀錄。

拿起掛滿娃娃吊飾的手機,看著上面前次出國和他合照的大頭貼,一字一字按著他的號碼,手指卻停滯在送出的綠鍵上。

撐著頭。想著三個月前他莫名的消失了一個月,想著一個個他放棄了自己而可能去交往的對象,恨恨地渡過一個無法成眠的夜晚。
張貼留言